为了找乐子,雪莉(Shirley)20多岁时和朋友开车去了拉斯韦加斯,那是她第一次赌博。10多年后,雪莉在美国东海岸当律师,她会偶尔逗留在大西洋城赌钱。不过,快到50岁时,雪莉每周会翘班4次,去光顾康涅狄格州新开的赌场。她几乎只玩二十一点,常常一掷千金——然后,在回家的路上,只能从座椅下抠出35美分交过路费。到头来,雪莉把自己赚的所有家产输个精光,多张信用卡透支。“我老是想赌钱,”她说,“我爱赌钱,爱赌钱时的那种快感。”

  2001年,雪莉惹上了官司,被诉盗取了客户的大笔钱款,法庭判她坐牢两年。同时,她开始参加匿名戒赌会,接受治疗,洗心革面。“我意识到自己上瘾了,”她说,“我纠结了很长时间,才承认自己是个瘾君子,但和其他人一样,我确实是瘾君子。”
  
  某些人会像沉迷毒品一样对赌博一类的爱好上瘾,这种观点在10年前是有争议的。那时,雪莉的咨询师并没有说她成瘾了,只认为这完全是雪莉能自主控制的事情。现在,研究者达成共识:对有些人来讲,赌博确实有成瘾性。
  
  过去,精神病学界普遍将病态赌博(pathological gambling)视作强迫行为,而非成瘾行为——驱动成瘾行为的主要是释放焦虑的需求,而不是对于极度愉悦的渴求。20世纪80年代,美国精神病学协会(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,APA)更新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(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,DSM)时,正式将病态赌博列为“冲动控制障碍”——这是一个模糊的标签,用于定义几种些许相关的疾病,当时包括盗窃癖、纵火癖和拔毛癖。而在2013年5月更新的DSM-5中,该协会将病态赌博移到了成瘾性的章节,这已被视为里程碑式的决定。研究者花了15年才做出这一决定,这反映了对于成瘾性背后生物机制的新理解,也已经改变了精神科医生治疗赌博成瘾的患者的方法。
赌博成瘾机制及治疗方案,赌博会像吸毒一样劫持大脑
赌博成瘾机制及治疗方案,赌博会像吸毒一样劫持大脑
  
  由于赌博很容易被人接受,也很容易接触到,我们越来越需要更有效的治疗方法。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4个人在一生中至少参与过一次赌博。除了夏威夷州和犹他州,美国其他各州都提供某种形式的合法赌博项目。现在,你甚至足不出户就可以赌博,只需要网络或者一部电话。多项调查都发现,美国约有200万人赌博成瘾,这种嗜好也严重影响了2 000多万人的工作和社交。
  
  成瘾机制
  
 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决定是基于最近心理学、神经科学和遗传学领域的很多研究结果,这些研究表明,赌博和药物成瘾的相似性比此前预想的要大得多。神经科学家有一套针对成瘾发生时大脑变化的工作模型,过去20年的研究极大提高了模型的质量。在颅骨内部,一系列名为奖赏系统的神经回路与多个分散的脑区相连,涉及记忆、运动、愉悦和动机。当我们参与一项对于生存或繁衍有益的活动时,奖赏系统的神经元会释放大量名为多巴胺的化学信号,让我们体会到满足感的小高潮,并鼓励我们把那些会带来愉悦感的活动纳入习惯。当奖赏系统被苯丙胺、可卡因或其他成瘾药物激励时,释放出的多巴胺可以达到平时的10倍。
  
  持续使用这类药物,会让它们制造愉悦感的能力大打折扣。如果长期服用成瘾物质,使大脑不断产生多巴胺,大脑最终会适应这种刺激,产生的多巴胺会减少,对多巴胺的敏感性也会降低。由此,瘾君子就对药物产生了耐受性,需要越来越高的剂量以产生快感,严重成瘾的人会发生戒断反应——如果在较长时间内,不让大脑接触刺激多巴胺产生的物质,他们就会感到身体不舒服,无法入睡,不由自主地震颤。同时,连接奖赏回路和前额叶皮质的神经通路会变弱。前额叶皮质位于眼睛后上方,能够控制冲动。换句话说,瘾君子使用的药物越多,就越难停止。
  
  现有研究表明,在冲动和寻求奖赏有关的遗传学特征上,病态赌徒和药物成瘾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药物成瘾者需要不断增强刺激来获得快感;同样,病态赌徒下注时会越来越冒险。与此类似,当瘾君子或病态赌徒与他们需求的化学物质或刺激分离时,都会出现戒断症状。少数研究还发现,某些人格外容易同时受到药物成瘾和强迫型赌博两者的影响,原因是他们的奖赏回路天生就活性不足,这也许能解释他们一开始寻求强刺激的原因。
  
  更有说服力的是,神经科学家发现,药物和赌博行为不仅会改变大脑中相同的神经回路,就连改变神经回路的方式都是相似的。这些结论来自科学家对人脑中血流和电活动的研究,研究参与者需要完成电脑上的多种任务,有的任务模仿赌场游戏,有的任务测试他们的冲动控制。有些实验中,玩家从一副牌中选出虚拟纸牌,可以赢钱或输钱;其他任务则让参与者对屏幕上出现的某些图像迅速反应,对其他图像则不作反应。
  
  2005年,一项使用了纸牌游戏的德国研究表明,病态赌徒和毒品上瘾者一样,对于快感丧失了敏感度:参与者赢钱时,他们的奖赏系统的神经活动低于正常水平。在美国耶鲁大学2003年的一项研究,以及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,科学家检测了病态赌徒参加测试时的冲动程度,结果表明这些赌徒的大脑前额叶区的电活动水平通常较低,而这个区域是负责风险评估,抑制原始冲动的。药物成瘾者的前额叶皮质的活跃度也往往较低。
  
  证明赌博和药物改变大脑方式相似的进一步证据,来自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群: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帕金森病的人。帕金森病的特征是肌肉僵直和震颤,致病原因是患者中脑的一个区域,可产生多巴胺的神经细胞相继死亡。几十年来,科学家注意到,帕金森患者中强迫型赌徒的数目异常高,可达2%~7%。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很可能导致赌博成瘾。为了缓解帕金森病的症状,有些患者会服用左旋多巴和其他能够提高多巴胺水平的药物。研究者认为,某些情况下,服用药物后造成的化学物质水平的波动影响了大脑,使风险与奖赏行为(比如玩老虎机)变得更有吸引力,使他们更难以抗拒鲁莽的决定。
  
  一项关于强迫型赌博的新发现,还帮助科学家重新定义了成瘾行为本身。科学家曾认为,成瘾依赖于一种化学物质,但他们现在将成瘾定义为反复追求奖赏体验,面对严重后果也在所不惜。这种体验可能是可卡因或海洛因带来的快感,也可能是在赌场赌本翻番时的癫狂。“过去的观念是,你得吞下某种改变大脑神经化学性质的药物才会成瘾,但我们现在认为,我们做的每件事几乎都能改变大脑,”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精神病学与成瘾专家蒂莫西·方(Timothy Fong)说,“因此,像赌博这类可以产生奖赏感的行为,也能带来身体上的巨大改变”。
  
  治疗方案
  
  将强迫型赌博重新定义为成瘾行为,并不只有语义上的意义:一些医生已经发现,在治疗病态赌博时,用于治疗成瘾的药物,效果要比治疗拔毛癖等强迫行为的方法好很多。出于目前还不清楚的原因,某些抗抑郁药能部分缓解冲动控制障碍的症状,但这些药物在治疗病态赌博上却效果不佳。用于治疗药物成瘾的疗法效果要好得多。纳曲酮等阿片类似物能间接抑制大脑细胞产生多巴胺,从而降低渴求的程度。
  
  几十项研究证明,另一种对成瘾有效的疗法是“认知—行为疗法”,训练患者抵制有害的想法和习惯。这种疗法中,赌博成瘾者可能需要学会面对那些不理性的想法:连续输钱或差点儿赢钱(比如老虎机上三颗樱桃中了两颗)预示着成功临近。
  
  悲哀的是,研究者估计,80%以上的赌博成瘾者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寻求治疗。而那些寻求治疗的人中,多达75%会重回赌博的老路,这让预防成瘾变得极为重要。全美国的赌场对赌博成瘾都态度严肃,尤其是加利福尼亚。加利福尼亚赌博成瘾委员会(California Council on Problem Gambling)的马克·莱夫科维茨(Marc Lefkowitz)定期训练赌场经理和员工留心可疑的苗头,比如那些泡在赌场的时间越来越长、下注越来越多的顾客。他还呼吁赌场帮助一些赌徒禁止自己赌博,并在ATM机或者付费电话附近,摆放一些介绍匿名戒赌协会(Gamblers Anonymous),或者其他治疗方法的小册子。一个赌博成瘾者一开始可能是赌场的摇钱树,但长此以往,很多人会债台高筑,无力偿还。
  
  今年60岁的雪莉目前在一个赌博成瘾者治疗项目里做辅导员。“我不反对赌博,”她说,“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只是一种成本相对较高的娱乐方式。但对于某些人,赌博是条不归路。我希望大家知道,你真的有可能成瘾。我希望世界上的每家赌场都负起责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