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东西在别人手里总是更好,这使我们能更好地享受它。第一天,快乐总是属于物主,而在此之后,就属于其他人了。当一样东西归别人所有时,我们总是加倍地喜欢它,因为既不必冒失去它的危险,又有新奇的快感。每样东西总是当被人从我们手中夺走时才显得更加美好;即使是别人的自开水对我们来说也会如同仙酿。苦东西是自己的,乐趣大减而烦恼大增:借与人还是不借人,伤透脑筋。当你拥有它的时候,你实际上是在为别人保管,而从中获益的多是敌人而非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