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熹在《四书集注》里有一句话,有恒乃入德之门。意思是:做事有恒心、能坚持到底,这是修养的基本要素。我把这句话写在公司墙上,作为团队事业观。有恒,就是坚持。“坚持”这个词很形象,我们可以字面上理解:坚就是硬,持就是拿着,坚持就是硬生生地拿着不放。《中庸》里有个词“择善固执”,也是这个意思,对好的东西要坚持把握,对认为正确的事要坚决执行。

凡事皆有周期。比如人的生长,从孕育、出生,到学吃放、学说话、学走路,直到具备生活自理能力,这至少需要几年的周期吧。庄家在春天播种,到秋天才可成熟。任何事要达到某个程度于阶段,也都得有这样的周期,谁也超越不了。无恒、不坚持,这个周期就走不下来,何谈成果。

道理谁都明白,可现实里,很多事都半途而废,为什么呢?无非三种情况:一是遇到坎了,感觉过不去了;二是干腻歪了,觉得越做越没劲了,于是见异思迁;三是发现之前的规划和选择有问题,必须做方向调整。当然,人不到最后也不能断定,这种放弃是对还是错。也许就是对的,而一条道跑到黑是错的。

但总的来讲,有恒更接近真理和成功!有恒的道路上必然有各种坎,各种“敌人”,有的要强攻,有的要等待、要以逸待劳,过一个坎,你就会更壮大一些。

关于有恒,我自己有个“泡”的理论,就是泡澡、泡吧的泡。北京人叫“嗑”,死磕,就是要有时间就来弄这一件事。用曾国藩的话讲就是“如鸡伏卵、如炉炼丹”。上学时,我每天拿一本书,教室、宿舍、食堂,随手拿着,有空就翻两页,虽然我读书效率不高,但这样还是看了一些书,我称之为“泡书”。我做网站,一个网站做下来七八年,也是在泡,天天就这事。

另外,前些天,我看到一则关于邓小平的轶事:一九七二年,毛主席要起用被打倒的邓小平,就把他从劳动改造的江西叫回来,问:这些年你在江西都做什么了?邓小平回答了两个字:等待。“等待”应当是“有恒”的表弟吧。

而毛泽东讲:苟有恒,何必三更眠五更起;最无益,莫过一日铺十日寒。他的意思说白了也是:泡着就行。